<高冷男神愛吃回頭草> 童葉×連景 1 童葉拎著剛剛買回來的咖啡氣喘吁吁地跑到電梯前,卻還是錯過了電梯,正想仰天長嘆,發現另一邊的電梯剛好到一樓。 看來老天還是憐愛我的。童葉美滋滋地走進電梯,“浪里個浪——” 電梯打開的瞬間童葉歡快的聲音戛然而止,手指一松,還在發燙的咖啡全都灑在了進來的人身上。 面前的人身著黑色西服,眉眼變得更深邃了,挺拔的身姿一如少年時,盡管被她灑了一身咖啡卻還是絲毫不顯狼狽。 連景加了一夜班,眉眼間盡是疲憊,正打算回去補個覺卻不曾想剛進電梯就被人灑了一身咖啡。 待他看清眼前的人,眉頭跳了一下。 “啊,對不起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反應過來的童葉手忙腳亂地拿出紙巾給連景擦拭,擦了一半,突然停下來。 “對不起……我忘了你有潔癖——”童葉低下頭雙手絞著紙巾,“那個……你自己清理一下吧!蓖~說完就往電梯外跑。 “呵!彪娞堇锏倪B景發出一聲冷笑,低頭撿起被童葉落下的胸卡,“編輯部……童葉……” 童葉拍著胸口跑到洗手間,拿冷水潑了下臉。鏡子里的她有點糟糕。她的工作服早上在員工餐廳被蹭上了油漬還沒來得及換掉,頭發也因為奔跑變得亂糟糟的,“又是這樣啊,在他面前還是這么狼狽……” 童葉無力地笑了笑,她想過很多次他們再見面的場景,機場、咖啡館、餐廳,卻獨獨沒想到會是在電梯里。更要命的是,她還灑了他一身咖啡。 2 童葉這幾天一直在思考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錯。她們部門有一群八卦的女人,每天以八卦帥哥為樂,上到總裁下到打雜人員,一個都不放過。 連景長得那么好看,從高中到大學身邊從來不乏追求者,她來公司這么久卻從來都沒聽到過有關他的八卦。 “童葉,王主任讓你把這份文件送到總編辦公室! “好的,我馬上就去!蓖蝗缙鋪淼墓ぷ鞔驍嗔送~的沉思。 等到童葉站在總編辦公桌前面,才后知后覺,“送文件一直是王主任的秘書在送啊……” “總編,這是需要您簽字的文件!蓖~放下手里的文件,看見桌子后面原本背對著她的人轉過來,抖了一下,微微捏緊了拳頭。原來新上任的總編是他,怪不得沒有聽到過有關他的八卦。 “放下吧!边B景將她的小動作盡收眼底,雙手撐在下巴處,看著她。 空氣凝結了,“那、那沒什么事我就出去了!蓖~盡量穩住自己,悄悄地做了個深呼吸。 久久得不到回應,童葉抬起頭。 “你那天弄臟了我的衣服,你打算怎么賠?”連景冷冷地出聲。 “我給你洗……不是,我送到干洗店去洗……”童葉的聲音越來越小,生怕一個不慎沖撞了眼前的人。 “不用。周末我們一起吃飯吧!边B景似乎并不打算放過她,步步緊逼,“童葉! 童葉,這個他朝思暮想了四年的名字。每每失眠這個名字總會在他心里打轉,連帶著許多不知名的情緒。心有千千結,結結系童葉。 3 童葉那天并沒有答應連景,她落荒而逃了。她還沒有想好該怎么面對他。 他們分手之前也常常一起吃飯。連景有潔癖,喜歡安靜的場所,他的家教決定了他吃飯不說話。最開始童葉是忍不住不說話的,后來在連景的注視下她也只好咽回肚子里,再后來她也失去了說話的欲望。 連景是他們高中的校草,高冷嚴肅,臉上從來沒有多余的表情。在和童葉在一起之前,他一度被大家認為是gay。 童葉喜歡上連景完全是因為被好朋友拉著去看私人表演,連景作為特邀嘉賓出場。從此以后她的眼里只有那個在舞臺上彈鋼琴美得不可方物的少年。 第二天高二開學,老師排座位把她和連景排在了一起。童葉那個時候走路冒冒失失的,走過去的時候不小心摔在了他的腳邊,“噗——”傳說中十分高冷嚴肅的少年破天荒地對她笑了。 童葉的暗戀從此一發不可收拾,每天一瓶牛奶放在連景的桌子上,校草雖然高冷,但是也沒有那么不近人情。作為感謝,連景允許童葉問他題。一來二去,兩個人倒是熟稔了很多。 童葉還記得夏天的那個午后,她從教室后門進來看見趴在桌子上打盹的少年。金色的光芒細碎地灑在他的發絲上,他逆著光抬起頭,側臉溺在光影里。 童葉鬼神使差地說,“連景,我們在一起吧! “好! 童葉是被急促的鬧鐘聲吵醒的,她掙扎著坐起來拍了拍腦袋,唉,又夢到了她和連景在一起的那天啊。 她昨天晚上熬夜追劇,一場大夢讓她沉溺其中,差點睡過頭。 童葉慌慌張張地收拾好東西出門才發現外面下了雨,她忘了帶傘,來不及上樓取傘,只得懊惱地跑進離家不遠的公交站。 3 公交站并沒有幾個人,童葉沒睡夠,腦袋昏沉沉的,沒注意便被疾馳而過的出租車濺了一身泥水。 “唉,天公不作美!蓖~剛剛拿出紙巾準備蹲下擦拭一下褲子,變聽到了“滴滴”的喇叭聲。 連景早就看見了童葉,他降下副駕駛的車窗,用眼神示意她上車。 童葉有點尷尬,只得走過去!澳莻,不用了,公交車馬上就來了!蓖~指了指自己的衣服,“我的衣服臟了,會弄臟你的車的! 連景扯了扯嘴角,面帶惱色,卻并不想多說,“上車! “……”童葉沒有反應。 “我再重復一遍,上車。童葉!边B景并不著急,手指一下一下地敲打著方向盤。 這話起作用了。童葉三下兩下就上了車,系好安全帶,悄悄地察看他的表情。童葉知道他生氣了,以前他很生氣的時候就會一臉平靜連名帶姓地喊她。 連景嘴角微微勾起,“下班別走,等我! “哦!笔裁炊紱]看到的童葉郁郁不樂。 “唉!边B景輕嘆一聲,伸出手摸了摸童葉的腦袋。 被順毛的童葉有點不明所以,他以前最討厭碰別人頭發了。 到公司樓下,連景以聯系方便為由要走了童葉的電話。童葉站在樓底下足足發了五分鐘的呆。 剛剛在自己的辦公桌前坐下,就收到一條短信,童葉點開來看。 連景:到辦公室了嗎? 童葉:剛到。 連景:來我辦公室。 童葉又愣了五分鐘,回了一個“好”。 童葉隨便拿了一個文件抱在懷里,徑直走出去。 連景正在打電話,無暇顧及她。只是指了指桌子上的東西,讓她帶走。 童葉一頭黑線地看著桌子上的汽車模型,有點納悶,給她這個做什么。 童葉小心翼翼地拿著模型準備開門的時候,耳畔傳來連景清冷帶笑的聲音,“讓你拿走這個,你拿走模型干什么! “?”童葉微微低頭,看著連景手上的袋裝姜茶。 “喜歡模型的話,下次給你買一個!边B景一本正經。 童葉的臉迅速變得通紅,連景此刻在她身側,他獨有的清冽味道包圍著她,她稍稍一動就能碰到他。 “不、不、不用。還給你!蓖~盡量避免碰到他,將模型塞到連景手里拿過姜茶就跑。 “下班記得等我! 4 直到和連景在包廂坐下來,童葉都有些恍惚。她一會要說什么呢。幸好他吃飯是不習慣講話的,不然會很尷尬。童葉這樣告訴自己。 連景出去接了個電話,進來的時候就看見童葉對著滿桌子的菜發呆!霸趺床怀! “?等你!蓖~脫口而出。話已經說出口,來不及收回。一桌子的菜大部分都是她喜歡的,不曾想連景還記得。 聽到回答,連景笑了,露出兩個好看的小酒窩,又摸了摸童葉的腦袋!拔一貋砹,這下可以吃了! 童葉卻被連景的兩個小酒窩恍了神,他的酒窩里沒有酒,卻足以讓她自醉啊。 一頓飯下來,連景是說話最多的那個。隔一會就問她菜合不合胃口,要不要嘗一下這個菜,據說哪個菜很好吃。 童葉終究是沒忍住,趁著等紅綠燈的間隙問連景,“你一向不都是吃飯不說話的嗎?” 車內光線昏暗,連景臉上的表情并看不真切,他說,“童葉,我變了很多!蹦阋灰匦铝私庖幌挛。 后半句連景并沒有說出口,因為童葉睡著了。 童葉醒來的時候身上蓋著連景的外套,連景卻不在車內。童葉在離車不遠的長凳上找到了正在吸煙的連景。 “醒了?”看到童葉走過來,連景滅掉煙,拍拍手站起來。 “吸煙不對身體不好!蓖~攥著手里的西裝,微微蹙著眉。連景以前從來不碰這些東西的。 “我知道!边B景盯著童葉的眼睛,黑暗里他的瞳孔愈發黑亮,灼灼閃光!暗銘{什么管我?童葉! “……”童葉把西服扔給連景就自己上了樓。她的眼圈有點紅,也就是她太心軟,看見他還是會忍不住心疼。 只有我的女朋友才有資格管我,童葉。連景在原地佇立了很久,盯著童葉那抹瘦弱的背影。許久,嘆了一口氣,一腳踢向旁邊的垃圾桶。 這么多年,明明已經學著改變了很多,但他好像還是氣到了小姑娘。 連景拎著一打啤酒回了家,坐在沙發上,打開一瓶酒,“咕嘟咕嘟——”喝酒是近幾年才養成的習慣,他想起來他和童葉剛在一起的時候。小姑娘很細心,每次和他出去吃飯都會默默記下他的喜好。在一起之后也是日常一瓶牛奶,不允許他喝酒,那個時候童葉還和他開玩笑說“等我送夠九千九百九十九個瓶子你就娶我回家吧連景”,他那個時候說了“好”。 童葉一直以為是她一個人的暗戀,只是她不曉得,他也喜歡她——從她摔那一下開始,只是從來沒有人教過他該如何去表達。他還沒學會童葉就告白了。 連景嘆了口氣拿著幾瓶酒跑去陽臺吹冷風,他本就為人高冷嚴肅,又有很多臭毛病,譬如潔癖。他以前最受不了摸別人頭發,每每童葉讓他摸腦袋的時候他都會換成擁抱。 少年時期不知如何去愛一個人,以為喜歡不需要表達。 和童葉分開的這些年,他每每失眠都能想起分手那天童葉哭著對他說,“連景,其實你對我和對別人是一樣的,你不會對我說很多的話,你不開心也從來不會對我說,你一點都不關心我,你有潔癖,和你接近必須很干凈;不允許我吃飯說話……我受不了了,你就是塊冰山,我不要你了,我們分手吧!蹦且豢趟胖浪砸詾槭堑年P心傷透了一個女孩子的心。 這些年他終于明白不能按自己以為的方式去愛一個人,他的臭毛病他一點點改過來,然而一年又一年還是沒有她的消息。 如今終于再遇,既然她不打算再續前緣,那他就主動一些吧。 本就是他的囊中物,怎可輕易讓給他人。 5 隔天早上開會,童葉并沒有看到連景,也沒有多想。等到散會才看見收件箱里的短信。 連景:童葉,我生病了。你給我送點藥吧。 緊跟著是一個地址。 童葉看完直接把手機扔在桌上,昨天晚上還在問她憑什么管他,今天就讓她去送藥?童葉打算鐵石心腸一次,不去。 好不容易下班回到家,童葉想了想還是覺得不放心,熬了紅棗八寶粥,又去藥店買了藥,這才打車去了短信里的地址。 連景是強撐著起床給童葉開門的,他就知道她會來。 童葉站在門口看著臉上毫無血色的連景,絲毫沒有了平日的活力。但是這也不影響她的決定,藥送到了,她的任務就算完成了!八幗o你,我要走了! “童葉,別走!痹S是病情太嚴重,往日里清冷的聲音沙啞得不像話,連景一把扯住童葉,直接將人從背后抱住。他知道這次再放她走,恐怕以后都沒機會了。 “童葉,別走,好嗎?讓我抱抱你。你知不知道,我很想你,每一天都很想你! “每次失眠你笑著的樣子都會鉆進我的腦海里,你的照片我都留著,你給我的牛奶瓶子也全都在,你愛吃的零食我也全都記得……” “我真的很想你! “童葉,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。你喜歡吃的東西我全都學會了,以后我做給你吃! 童葉早已泣不成聲,那時候開了句玩笑說讓他把她送給他的牛奶瓶子全都留下來,誰知道他會當真。 身后抱著她的力度突然一松,童葉轉過頭發現連景暈倒在地上了。 童葉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連景拖到床上,又打電話叫了醫生給他打上點滴,把粥去廚房里熱好,這才停下來。 床上的人此刻變得很安靜,臉色過分蒼白。童葉伸出手撫過連景的眉眼,再到鼻子、嘴巴,最后手腕突然被人握住。 “童葉,這次換我追你,好不好!贝采系娜舜藭r醒來,急急確認著什么。 “不好!蓖~沉寂了多年的惡作劇因子突然冒出來,存心要逗一逗床上的人。 “為什么不好! “因為……我記得某人當年說他不喜歡吃回頭草! “我不喜歡吃回頭草,但我喜歡你啊! 彼時年少,他們不懂愛情,幸好輾轉流年再遇到,還是當初教會他去愛的那個人。 【完】昨天湖北快3走势图